米罗

小紫好帅


【赤黄6.18贺文】 名字未定

金毛犬与玫瑰
怎么样?可以吗?
这只是一个选择

瓶蓋兒:

如果说一见钟情仅仅是一个类似口号般的所谓爱情信号,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黄濑在与同伴告别后,独自一人拎着书包,用力向后一甩,挂在了肩上,虎口掐在半僵硬的脖子上左右揉了揉,深呼吸吐出一口气,顺着抬起的脑袋,眉眼一晃,顿时在转角处停下的脚步,深褐色的双眸中映照出一丝亮光。
那高耸入云的高楼外墙上悬挂着一副巨型广告海报,海报中的人背身向后,随风向前飘起的赤红发丝在画面上簇簇分明,那人上半身赤裸,下颌稍稍向上抬起,下颚线条弧度恰到好处,眼角射出的目光,沉醉渲染浮华,上翘微扬的嘴角让人看不真切,傲气展现在周身,竖起的食指抵在唇间,如棉絮般白皙的肌肤在深夜星空的背景之中,对称出若有若无空灵的质感,后背上修长内凹的脊椎骨,加上朦胧雾蒙的半透明长纱,一头随意的挂在右肩之上,另一端则向下自然倾斜,显露在外的左肩在高光下的肩头圆润而细腻,除去掩住双唇的手臂稍有弯曲,另一只手则自然垂下,然而视线很容易就被画面中那半遮半掩的后颈处鲜红犹如嗜血状得蔷薇花纹身吸引,在不同的角度上看上去就好似是正在绽放之中,片片花瓣围绕着花蕊之中的花心,暗红至鲜红的变化,不得不佩服此花卉的图像处理是何等精细,松垮挂在腰间的牛仔裤,正巧勾勒出了腰后深深向内凹陷曲线。
乍看一下,男人的光芒完全遮盖住了本该成为主导地位的活动宣传本质,黄濑全程只有在意这样一个仿佛不属人间的男人,保持了一时之间少有的痴愣,突兀的一袭凉风吹来,颤醒了已经站了许久的黄濑,突然他自嘲的笑了起来,居然盯着一个男人发起呆,真是有够搞笑。踢开了街道上的小石子,黄濑低头一脸若有所思的步入家中。
才刚刚走到玄关,扶着鞋柜,大喊道,“我回来了!”在厨房忙碌着的母亲,敷衍的回复了一句,“快来帮忙。”黄濑只得叹了一口气后,将书包丢掷在沙发上,转身见到一只脚翘在凳子,一只脚垂在地上的姐姐,“你为什么就可以坐着,我为什么一定要一回家就去帮忙!”啃了一大口苹果的姐姐,咀嚼了几下后,用眼角的鄙夷和白眼,直接回复给了黄濑一连串的表情——这是你小子改做的。
认命的黄濑只得在姐姐身后对她呲牙咧嘴了几下后,被母亲拎着后领牵进了厨房,正在帮母亲清洗土豆的黄濑,眼角瞄到放置在桌角处的购物纸袋中的一张褶皱相当严重的广告纸,甩了甩双手上的水渍后,黄濑用食指和拇指拈出了那张差点就被当做垃圾被母亲一同扔进废物袋中纸张,在尽力摊平后,黄濑辨识出了,这便是外面大楼墙上的那副巨幅广告的小传单,“妈,这是哪里来的?”煮着咖喱的母亲,瞥了一眼,不在乎的答了一句,“超市旁边有人在发,我就随手拿了一张,想说垫在袋子上面,不要让蔬菜的水打湿纸袋。”黄濑满脸黑线的对母亲一个大斜眼,大概只有自家母亲会完全不感冒传单上所印的人物,为己所用。
原来,这是一份某公司举行的一场大型选角活动,而活动之中脱颖而出的人,能够和公司签下合同并且将来有可能进攻娱乐圈,说实话,黄濑对那所谓的乱圈,是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不知为何,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试试何妨。
终于在晚餐后,黄濑悄悄的捧着传单来到自己的房间,照着上面的报名方式,填写了一份自己简历,随后在第二天的一早,就由邮局邮寄了出去。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的黄濑,在几周的时间之后就真的顺利得接到了试镜的电话。
“您好,请问,是黄濑凉太先生吗?”电话中一个温柔女人的嗓音从听筒传出,黄濑立刻紧张了起来,“是,没错。”“您好,我们这里是XX公司,收到了您的简历,觉得您的条件和我们应招的候选人很符合,您看,您是不是愿意在周六......”黄濑尽可能的保持着平静的心情听完了整个内容,并且礼貌的挂断通话,却大脑早在女人讲出那句,您可以来我公司参观之后便处于当机的状态中了。
去公司参观,是不是就意味着我有机会看到海报上那人的真人了吗?立马展开的巨大笑容,裂开的嘴角已经最大限度的挂在了脸颊之上,来往的路人,各个诧异的望了一眼这个在街道上就仰天大笑又欢呼的少年。
这一天,黄濑将家中最为庄重的西服翻了出来,拿起后在镜前比来又比去,总觉得这身如果穿在自己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违和感,可是难道面试这种场合不该沉稳一些吗?转念又一想,自己这份兼职只是去做个插画模特,而不是去对面一众正规公司内部公办人员。在左挑右选之后,黄濑依旧找了自己平时穿着最合适的一件白色背心外搭驼色针织衫,下面看似随意的搭配了一条米色的长裤,左脚裤脚被黄濑向上卷起,露出后跟线条和洁净的脚踝,脚上一双雪白的板鞋,金色的散发被当做刘海四散额前,发梢处稍有的卷翘若隐若现的露出左耳上银白耳扣,一阵休闲之中的学生气息。
怀揣着轻松犹如逛街的心情,黄濑站在了公司的大厦之下,玻璃旋转门间,进出的人群络绎不绝,攥紧双拳,吐出腹中空气的黄濑,在无数次暗示自己要放松之后,踩出了步入那另一个世界的第一步。
在前台小姐的带领之下,黄濑搭乘电梯来到了位于18楼的试镜会议室,“黄濑先生,请在这里稍等。”
转身向后走去,于是黄濑孤身一人来来回回踱步在大门紧闭的会议室之外,忽然一阵脚步声向他所在方向传来,黄濑局促的张望了一下,走廊转角处的一抹身影彻底让黄濑惊叹。
“黄濑先生?”几声轻唤都没有引起黄濑注意力,接待小姐无奈的拍了下黄濑的肩膀,“您好?”缓过神来的黄濑急忙给予小姐一个歉意的微笑,脸颊瞬间微红的小姐尴尬地干咳了几声,“这边请。”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一排面色严肃、正襟危坐的男男女女,让黄濑心间猛地紧张起来。
“你们好,我是黄濑凉太,今年是高二…”早前准备好的开场白在大脑一片空白中无处遁藏,忘得一干二净,只有用惨白的自报家门的方式,让他窘迫得握紧双拳,始终不曾抬头,“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诶?!这就要开始工作?不用再考虑下吗?
疑惑的黄濑抬起头,审视了下前排的所谓面试官,他注意到在他们身后,类似钢化黑色玻璃一般的背景墙内折射出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额…随时。”黄濑兴奋澎湃的内心,有种本能的期待。
炽焰双瞳中波动着少有的情绪,原先坐在大背椅上架着脚的人,忽然饶有兴趣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缓步移动至玻璃面前,双手交叉置于胸前,一脸平和冷峻的关注着会议室内发生的一切,“让他试试。”低缓温和的嗓音一出,身旁的秘书立刻点头示意,“是。”





瓶盖实在想不出文名。于是谁来给我出出主意~呼喊~

^ω^→


句點。:

赤司巨巨太果斷 ( ´•̥̥̥ω•̥̥̥` )
早晨就是要聽到你的聲音才能醒啊,
雖然我的耳朵會懷孕 ⁄(⁄ ⁄•⁄ω⁄•⁄ ⁄)⁄

黃瀨尼瑪的給我閉嘴。

本:啊被黃瀨飯丟雞蛋了啊啊啊!!

圖源:weibo@秋田六千

笑哭

只想说好的漂亮(丧心病狂*^o^*)


啪唧-瘦不了瘦不了受不了:

小赤司你还我的刘海儿~~来自二黄的心声 (╯°Д°)╯︵ /(.□ . \)

小黄好帅^o^


黄濑涼太症丶:

想买二黄的周边 但是无论是毛巾文件夹杯子甚至小卡小烦濑旁边都要站一个笠松(ಥ_ಥ) 出单人的不好吗(ಥ_ಥ)


曾经的爱